休闲文化产业:21世纪城市的“黄金产业”
发布日期:2015-08-20浏览次数:字号:[ ]


陈柳钦

(天津社会科学院城市经济研究所,天津,300191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休闲是没有地位的,一提起休闲,过去常常被认为是贬义和消极的词汇,认为只图安逸,求享受,认为休闲就是“吃饱了撑的”,甚至有人认为休闲是颓废。中国传统文化对休闲的看法主要是因为我们原来活得太艰难了,求温饱的时期谈不上休闲。其实,休闲,是自然界和人类共同的普遍规律,宇宙万物都需要休养生息。万物之母的土地,不能成年累月地生长植物,它需要休息轮耕,否则土地质量要下降。动物需要休息,有的甚至要冬眠。人类更不用说了,不仅不能24小时工作,要睡觉、要休息,要有劳有逸,劳逸结合,而且还要追求高级的休闲,创造了休闲文化。休闲文化早已有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闲适生活理念让无数人羡慕不已,跃跃欲试,但物质生活的贫乏,扼杀了所有追随者的希望。不过,今天,丰富多彩的物质早已可以满足一切人们可以想象的需求,精神价值的追求应运而生,一个崭新的时代命题正等待我们的开启。英国哲学家伯特兰·罗素(BertrandRussell)说:“能否聪明地用闲是对文明的最终考验。”懂得休闲是一种人生智慧。社会发展的历史表明,人类许多发明创造都与休闲有密切关系。休闲作为一种文化消费方式,日益成为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民众生活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志。

人类对休闲的认识有着悠久的历史。在西方,最原始的休闲观,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他把休闲誉为“是一切事物环绕的中心”,“是科学和哲学诞生的基本条件之一”。现在这一思想已成为西方休闲观念和西方文化的传统。西方思想家认为,开发休闲实际就是积累一个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文化资本,就是对人的教育与教养的投资。这种资本的投资越早越好,回报率越高。在西方,休闲教育在一百年前就被视为人生必修课,而且几乎是终身教育。早在1789年,英国哲学家杰拉米边沁(Jeremy Bentham)在其《道德和立法原理导论》(An Introduction to the Principles of Morals and Legislation)中就提出15种“简单快乐”(Simple Pleasures):感觉的快乐、财富的快乐、追求的快乐、友谊的快乐、声誉的快乐、虔诚的快乐、行善的快乐、作恶的快乐、知识的快乐、记忆的快乐、创造的快乐、期待的快乐、交往的快乐以及减除痛苦的快乐等,实际上其中多数快乐是闲暇效用的体现,是闲暇的“产品”,如何使个人与家庭闲暇效用极大化?取决于闲暇选择。马克思说过,闲暇时间“是社会成员自身全面发展所需要的时间。” 在马克思眼中,“休闲”一是指“用于娱乐和休息的余暇时间”;二是指“发展智力,在精神上掌握自由的时间”。“休闲”的直译就是“非劳动时间”—“自由时间”。马克思曾经这样比较过:“如果音乐很好,听者也懂音乐,那么消费音乐就比消费香槟高尚”。这说明马克思确实把自由时间分为两种。在马克思后的100多年间,他的思想深刻地影响了西方学者的休闲理念。美国学者凡勃伦(Thorstein Veblen)曾从经济学家的视角分析和证明休闲与消费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他十分敏锐地注意到:资产阶级新权贵在获得物质享受的同时,已开始追求精神生活的丰富和享乐,在1899年发表的著作《有闲阶级论》(The Theory of the Leisured Class)中提出:“休闲已成为一种社会建制,人的一种生活方式和行为方式”。美国学者杰弗瑞·戈比(Geoffrey Godbey)在《你生命中的休闲》(Leisure in Your Life:An Exploration)一书中深刻而精辟地指出:休闲是复杂而非简单的概念,是人的存在过程的一部分。他在考察有关休闲的种种定义方式后,重新提出了“休闲”的概念:“休闲是从文化环境和物质环境的外在压力中解脱出来的一种相对自由的生活,它使个体能够以自己喜爱的、本能地感到有价值的方式,在内心之爱的驱动之下行动,并为信仰提供一个基础。”

休闲在人类文明进化的历史中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是人类精神家园的一种境界;休闲是人类自省与沉思的产物,是探索人的本质、生活目的的一把“钥匙。“休”在《康熙字典》和《辞海》中被解释为“吉庆、欢乐”的意思。“人倚木而休”,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闲”通“娴”,具有娴静、纯洁和安宁之意。从词意的组合上,表明了休闲所特有的文化内涵和价值意义。从诗经、易经、孔子、庄子文中,可以看出我们记录休闲文化的内容十分丰富,衣食住行、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都是休闲文化的创造物。在汉语中,休闲的“休”,不仅意味着休息、休养,还意味着生活的完善、完美,这将是人类永恒追求的理想,将是人类不断更新、不断提高、不断充实的目标。中国学者于光远先生在《论普遍有闲的社会》(中国经济出版社,2005年)一文中,根据马克思消费也是生产的观点,指出,“闲”是生产力发展的根本目的之一,闲暇时间的长短与人类的文明进步密切相关,是未来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不同的休闲方式需要不同的休闲产品和所需要的服务。因此,发展休闲产业就不仅是一个企业行为或经济行为,而是更能对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提供保障,对增强人的创造能力提供社会支持条件。他强调指出:“抑制需求、抑制消费、抑制人的多方面享受,不是发展经济的条件,要发展经济只有靠提高劳动生产力、节约生产时间。而发展劳动生产力与发展消费能力是同步的,消费能力的提高是发展生产力的前提,消费能力的发展也是个人能力的发展,本身就是生产力。”他还说:“生产力提高的标志就是自由时间的增多。”我们认为,休闲一词的内涵主要包括四个核心方面:第一,它是一种内心的体验,也就是休闲是一种精神态度,它意味着人所保持的平和、宁静的状态;第二,它是一种自由的状态,也就是休闲是离不开自由的选择,个人的意愿;第三,它是一种活动方式,休闲总是需要以一定的活动为依托;第四,它是生命一种存在状态,也就是休闲可以无时不在。休闲可以从闲暇时间(自由时间)、自由活动、畅爽心态、和谐健康的生命状态四个方面加以阐释;自由是其本质,和谐是其灵魂,文化素养和高洁情趣是其文化价值取向,人的身心健康是其基本功能,人的全面发展及社会和谐和全面进步是其根本宗旨或社会目标。休闲的本质主要体现人的一种精神生活,在一般意义上是指两个方面:一是消除体力上的疲劳,二是获得精神上的慰籍。休闲的目的是追求更高质量的享受与创造,从“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摆脱出来,实现更美好的生活愿望和人生价值。休闲,更多的是一种平静、自主自为的状态,是一种不需要考虑生存问题、心无羁绊的自由状态。有了这种状态,不管是去花鸟鱼虫市场,还是去野外探险,抑或是室内读书网游,都是一种快乐。因此,休闲,从根本上说,是内心对生命意义和快乐的探索。

从国际范围来看,休闲被视为人的一项基本权利。《世界人权宣言》中指出,“人人有权休息和休闲,包括合理的工作时间和定期的带薪假期”、“人人有权自由参与社区的文化活动,享受艺术,分享科学进步所带来的好处”。随着后工业时代的来临,“休闲”这一古老而又现代的命题再次成为引导未来社会前行的一面旗帜。早在20年前,西方的未来学家们就极富预见性地指出,当人类迈向21世纪门槛的时候——由于我们已经进入一个以知识创造和分配信息为基础的经济社会,其社会结构、生活结构和生存方式也将发生重大的变革。令人惊叹的是,这些预见不但已经成为现实,而且现实生活甚至比预测发展得还要快。美国学者杰弗端·戈比在其所著的《21世纪的休闲与休闲服务》(Leisure and Leisure Service in the 21 Century)一书的中文版序中不无远见地指出:“21世纪是一个将会发生深刻变化,也最能揭示人类的目的,同时又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的世纪。人类有意识的进化,将使变化的速度超出此前的任何一个世纪。……在中国和世界上许多国家中,人们的闲暇时间在增多,由此而产生的问题和带来的机遇都是跨越国界,也是跨文化的。每个文化都不断地对休闲进行构建和重构,中国也正在对休闲进行重构;我们真诚地希望这一重构将产生辉煌的成果。” 1999年第12期美国《时代》杂志,封面文章描画的就是新世纪初的社会形态,指出,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来临,将使未来社会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变化着。英国著名未来学家格雷厄姆·莫利托(Graham Molitor)在英国《经济学家》(199912月号)发表的《全球经济将出现五大浪潮》一文中指出:休闲是新千年全球经济发展的五大推动力中的第一引擎。到2015年人类将走过信息时代的高峰期而进入休闲时代,首先是在美国,休闲产业产值将占GNP50%以上,休闲产业将成为社会的主导经济并逐步发展为支柱产业,并将提供最大规模的就业市场,从而进入“休闲时代”,休闲将成为人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无疑,休闲是现代社会的产物,休闲不仅与产业和经济有着密切的联系,更重要的是它所体现出来的文化意义和社会意义在我们未来的社会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休闲不仅标志着人已经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而且标志着人从满足现实的基本生活需要转向对精神生活的向往;标志着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的过程中,已由传统的生产——消费模式逐渐地转向消费——生产的模式;标志着人开始从有限的发展转向全面地发展自己。

休闲的价值在于提升每个人的精神世界和文化世界。如今相当一部分人们在各种剧烈的竞争中,往往大脑茫然无序,内心空虚失落,有钱的人不知道怎样生活,没钱的人更觉得生活无味,这几乎是个世界性的问题。其原因是对“休闲文化”认识不足。休闲与文化本不可分,早在100多年前,马克思就指出,自由时间(闲暇时间)就是“个人受教育的时间,发展智力的时间,履行社会职能的时间,进行社交活动的时间,自由运用体力和智力的时间,以至于星期日的休息时间……”休闲本身就是文化,诚如林语堂先生所说:“文化本来就是空闲的产物。所以文化的艺术就是悠闲的艺术。”。从文化角度看,所有的休闲活动都是文化活动,都源于文化、创造文化、传播文化、趋于文化、提升文化。从休闲学角度看,所有的文化活动(主要是指狭义的精神性文化)都是休闲活动,都源于休闲、为着休闲、充实休闲、提升休闲。从休闲的实践过程看,休闲不仅承载着文化、传播着文化,而且更重要的是创造着文化。历史证明,没有生产劳动,就没有文化的物质基础;而没有休闲,则根本不可能有独立的文化方式和内容的存在。文化即人文濡化,休闲的人本特质,就是休闲的人文濡化功能。总之,不管休闲是否采取经济的实现和发展形式,休闲都是文化的。失去文化便没有休闲,没有休闲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文化,休闲是文化的基础,文化是休闲的内容,二者互为因果,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休闲文化正是在休闲过程中出现的,它要为休闲活动提供内在的引导作用,使休闲的人们对它产生认同,并提供内在的约束力的作用。对于一个人来说,文化不是先天具有的,而是后天学习得来的。文化的共享性意味着,文化是一种社会现象;文化是可学习的,而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遗传得来的,是长期的历史积淀。因此,休闲文化作为文化的一种形式也是可创造的。休闲既是延续文化的基础,同时,也在产生并诠释着文化。休闲文化是指人在闲暇时间中为不断满足人的多方面需要而处于的一种文化创造、文化欣赏、文化建构的生命状态和行为方式。休闲文化是为着休闲并围绕休闲的、以休闲为中心的文化,是在休闲中得以传播和继承并因此而不断创新变化的文化。

在休闲文化活动中,人们在直接得到恢复性的精神需求和生理需求的满足(如休息、观看演出、游戏、过节、从事业余爱好等)的同时也产生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形成了一个与休闲相关的庞大的产业链,在这个产业链中起支撑和灵魂作用的实际上是一种休闲文化,它的本质是指在闲暇时间内,为不断满足人的多方面需要而处于的一种文化创造、文化欣赏、文化建构的一种生命状态和行为方式。因此,从广义上讲,所谓休闲文化产业,其实质是指与人的休闲生活、休闲行为、休闲需求密切相关的文化产业领域,特别是以文化旅游、民俗文化、体育康体、文化娱乐、节庆会展等为龙头形成的经济形态和产业系统,涉及到生态园区、博物馆、体育、影视、出版、交通、餐饮以及由此连带的产业群。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人们休闲观念的变化,休闲文化的经济意义日益增加,休闲文化产业上升为GDP新的增长点,已成为经济社会繁荣的重要因素。城市经济进一步发展普遍需要进行新一轮的产业转型。而休闲文化产业追求的是以智力开发为前提,地域文化价值发掘为内容的、人本需求满足和城市发展质量提升为目标的资源节约型发展模式。因此休闲文化产业成为了一种积累财富、创造就业机会和提高城市竞争力的驱动型产业。休闲文化产业是城市产业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优化城市产业结构、增进社会协调、改善人文居住环境、激发城市活力、促进服务业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历史的发展业已表明,休闲时代的来临是以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为前提的。休闲文化与经济发展是水乳交融的关系。没有经济的发展,不可能有休闲文化的发展;而休闲文化的发展,又依赖于它的产业化和产品多样化。休闲是“上帝给予人类的赠品”,随着人类生产力的提高,必需的社会劳动时间缩小,人们的休闲时间增多,有效的休闲需求不断增加,休闲产业应运而生。在现代城市经济结构中,休闲文化产业是不可缺少的。事实证明,经济越发达,休闲文化产业也就越兴旺,并将成为城市的主要支柱产业部门。国外经济学家预言,未来的社会将是“服务业的社会”。因此,新兴的休闲文化产业必将能大显身手。以美国为例,在最近100年间,生活必需品消费占社会总消费的比例下降了60个百分点;而休闲产业却增长迅速,占到了总消费的67%。美国人有1/3的时间用于休闲娱乐,有2/3的收入用于休闲娱乐,有1/3的土地面积用于休闲。这充分表明了休闲与经济的密切相关性。美国人说,2015年他们的休闲产业将占全部产业的50%。而休闲产业中很大比重就是文化产业。美国休闲文化产业创造的产值,已超过农业和建筑业,是汽车产业规模的5-20倍。法国不仅追求享受休闲,而且还成功地确立相关法律制度,以利用休闲创造价值,形成一种集合各类服务、工业、技术创新和传统的“休闲产业”。拿中国来说,改革开放以来,整个中国社会逐渐由高度集中的政治模式不断的走向宽松和自由,人们对于娱乐性、消遣性、消费性、休闲性和益智性的文化需求也日益高涨。同时随着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以及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人民为获得生活必需品所付出的劳动时间相对减少,政府在政策上也为人们获得从事休闲活动时间有了制度上的支持。现在一年有114天的法定休息日,也就是说职工一年有将近1/3的时间在休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休息日将来还会更多。随着人均寿命延长,老龄化发展,退休人员增多,有更多的人群、更多的时间来追求自我发展和休闲享受,因此,大大增加了文化消费和精神消费的需求。 20104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预测,至2030年,中国的城市化率将由2009年的约50%提升至67.81%。如按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将有1400万人转移至城市计算,届时中国将比目前新增城市人口2.5亿。中国现有的660余个城市都将面临城市休闲规划问题。尽管现在不少城市还没有充分将休闲设施建设列入城市规划,城市居民对休闲的向往和需求将积极推动休闲基础设施建设,体育休闲、文化休闲、娱乐休闲等特别是文化休闲都会得到足够的重视。目前,休闲文化产业的发展已经成为世界潮流,在经济发展中具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许多发达国家休闲文化产业不仅在发展速度上超过传统产业,而且在产业发展规模和吸纳劳动力上已成为支柱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

休闲文化产业对国民经济发展的作用不可忽略。休闲文化产业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休闲文化产业对传统产业结构转型起推动作用。休闲文化产业的发展可以调节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关系,同时还可以在传统服务产业中派生出新的门类,丰富产业内涵,并有利于传统服务产业的升级。二是,休闲文化产业的发展对城市消费市场有很强的拉动能力,形成持续不断的消费热点,同时对促进就业也有积极作用。三是,休闲文化产业对相关产业资源整合利用、效益增值有促进作用。比如书店和咖啡馆结合而成的书吧,不仅可以整合书店和咖啡店的原有市场,也将带动两者的结合派生新的消费模式,增加消费吸引力,扩大消费市场。值得注意的是,休闲文化产业不是纯消费产业,它同时也是服务产业和能够创造价值的生产产业。休闲文化产业是一个交汇产业,它具有交叉性、高端性和长盛性。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休闲文化产业将会成为“时尚之风、个性之帆、进步之轮、新产业之矿、趋时之重”的新兴产业。进入21世纪,休闲文化产业已经成为城市发展中最具活力和竞争力的产业,已经成为具有蓬勃生机和活力的“朝阳产业”,已经成为能够快速创造财富的“黄金产业”。休闲文化产业是城市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休闲文化对于人类的意义就如春天对于四季。文化相与生,休闲亦风景。休闲文化产业更重要的是能够提高民族文化素质和精神文明修养,为广大消费者提供欣赏高雅艺术的机会,提供较高层次的视听享受。因而,在这一意义上,休闲文化产品与服务在提升生活质量方面创造的附加价值,已远远超出了其经济价值。休闲文化产业的发展对于优化城市产业结构、增进社会协调、改善人文居住环境、激发城市活力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休闲文化产业的迅速发展,同时也是适应时代需要,弘扬先进文化,构建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由此可见,休闲文化产业对一个国家的影响不仅在于其作为一个经济生产行业,能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同时更是创造一种良好的氛围,在为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的同时,还为消费公众创造了一个幸福、娱乐的环境。

休闲发展对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等各方面都具有重要作用。因此,发展休闲文化产业的意义深远。那么休闲文化产业对于城市发展的价值与意义是什么呢?总的来说,休闲文化产业的价值与意义,一方面表现在对城市的生态环境、建筑样态、饮食习惯、服装样式、活动载体等物质形态的影响上,当然这种影响并不直接表现为物质形态的效益这类经济价值;另一方面,更是深刻地体现在一个城市的观念、形象、功能和境界这些精神层面上。如果说休闲文化产业的经济价值是休闲城市发展的外驱力、催化剂,那么,休闲文化产业的文化价值就是城市发展的原动力、DNA。当休闲文化理念已深入人心,整个城市形成了为居民所普遍接受和参与的休闲文化习惯与传统,参加休闲文化活动已成为居民的一种生活方式的时候,整个城市就拥有了休闲文化所蕴含的精神,即:尊重他人、约束自己、讲究道德的氛围;自由自在地释放人们的创造力和潜能,充满活力的、健康的生活方式;从休闲文化活动中形成的个体之间的和谐扩展到群体和谐,从进行休闲活动的动态群体的和谐延伸到社区内的静态群体的和谐,从而促进整个城市与社会的和谐,极大地提升城市境界。当然,要达到这种理想状态尚需漫长的时日,但休闲文化追求这种状态,促进这种状态的逐步实现,并展示了这种未来的趋势,则是显然的。

和谐社会最终应当是一个人人享有平等的、全面自由发展机会的社会。人的全面自由的发展是在不断获得休闲中实现的,而通过发展休闲文化产业尤其是公共休闲文化产业和大众休闲文化产业,可以让普通大众获得更广泛的休闲权利与机会,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和睦相处,增进人们的相互接触和了解,缓解人们身心焦虑和工作压力。人们的需求总是不断提升的,科学技术发展的步伐总是不断加快的,市场经济体制也总处在不断的成熟和完善之中,所有这些将为休闲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永不衰竭的持久动力。因而,休闲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步伐是不可遏制的。你生命中的休闲,是一个可以实现的存在之梦。而尚“静”重“养”的休闲文化反映的是国人以“仁”为本、以“和”为宗、“从心所欲不逾矩”的伦理追求,体现了“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伦理精神。于淡泊宁静之中尽可能摆脱物欲的牵累,知足常乐,旷达处事,获得心灵的高度自由是传统休闲文化大智慧的体现。因此,重视现代休闲文化产业发展,必须发扬我国传统休闲文化中优秀的部分,并结合时代特征建立具有生命力和原创性的休闲文化产业生成机制,不断产生现代的、有中国特色的休闲文化产业。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